新浪新闻客户端

“绝境”坚守

“绝境”坚守
2019年08月14日 06:04 经济日报
原标题:“绝境”坚守

我是三江源国家公园森林公安局的一名基层派出所民警,我工作的地方被人们称为“就算坐着都是一种奉献”的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生命禁区。这里有一个浪漫的名字——可可西里,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无人区,含氧量不足内地的一半。

那年从学校毕业,我被分配到可可西里工作,成为一名巡山队员。可到了可可西里没多久,第一次巡山就让我对这里的好奇感被随之而来的疲劳、头痛所替代。而我身边的其他队员大多都沉默着,只能听见他们沙沙的脚步声和沉重的喘息声。由于氧气十分稀薄,在这里连说话都是沉重的体力活。

走着走着,我突然觉得眼前的东西变得模糊不清了,耳朵听不清周围的声音。那一刻,我强烈地盼望着能有一个避风的地方,然后能煮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,就心满意足了。可是我们面对的是艰巨的巡山任务。饿了,只能啃一口干粮;渴了,喝一口冰水,脚步却不能停下来。

在可可西里走路,感觉好像是胸口压了一块大石头,两脚像被灌了铅一样。最难受的是,肺好像突然变小了,尽管大口大口喘气,可氧气依旧那样稀薄,呼吸依旧非常困难。

突然,听见有人喊“到了,到了”,我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。那时,我们的装备也特别简陋,连一顶像样的帐篷都没有。休息了一会儿后,大家在冻土中刨出一个坑来,铺上一张塑料布,这就是我们过夜的地方。

虽然很饿,但是我们没有一点食欲。更要命的是,头疼得像要炸裂。那一夜,我感觉是我一生中最漫长的一夜。看着头顶上满天的星斗,听着荒野里凄厉的狼嚎,我突然想:这才是第一天啊,就这么痛苦,接下来不知道还得受多少苦啊!

那一刻,我后悔了、害怕了、退缩了。想想自己风华正茂,难道今生就要把青春年华扔在这茫茫无际的荒野之上吗?我开始想念家人,我哭了。

天亮的时候,当看到熟睡的队友们那一张张坚毅、安详的脸庞,我感到惭愧:当初不是梦想着要到可可西里当一名森林警察吗?不是要保护藏羚羊吗?这才多大点困难就想当逃兵啊!

我悄悄地擦干眼泪,内心逐渐地平静了下来,全身的不舒服也慢慢散去。望着东方冉冉升起的太阳,看着自信、坚定的队员们,我整理好行装,继续踏上了巡山之路……

(“时代新人说——我和祖国共成长”演讲大赛“绿水青山”演讲比赛演讲稿摘登,作者为三江源国家公园森林公安局当曲保护分区派出所指导员)

新浪新闻公众号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图片故事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052-0066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19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